怕想起那张没名分的唇。


“营业中”
🤸🏻‍♂️
什么都搞,变心极快,谨慎关注
有事私信,甜虐不忌,只爱配的

-鱼凉《光影拼块与蝶之罅》

-一切都是假的,标点都不可信
-禁止截图或上升正主入戏太深

-
大城市的九楼望不到星星,落地玻璃窗外只有一个朦胧不清的灰月牙儿,头鱼掀开帘布往下望,只有街边的霓虹灯和广告牌光亮是清晰的,红的、黄的、橙的混成一团,可惜暖色系的人造太阳却越看越冷。他突然有些焦虑——空虚感会在凌晨被夜色和安静扩大,孤独在人类尚未觉察的时候便已入侵到体内,由一个点逐渐演变成一个洞或一个无尽深渊,等被发现,自己早已沦为了残缺体。把微信反复打开又关闭,将和哈皮的对话看了一遍又一遍,甚至鬼迷心窍般置顶了聊天窗口,但依旧不敢发一条新信息。这种情况持续两个月了,可是他不承认一系列的反常行为涉及爱慕,虽然哈皮在他那么多朋友里确实是特殊...

-山糖《绒毯里的破碎蓝宝石》

-在某个平行世界一切都能成真
-禁止截图或上升正主入戏太深

-
已是十一月,但南方的气候却还似五月天般多变,前几日还是冷得需要穿围巾搭配两件套,二号时却转暖,太阳当空光照俗世,映得满室都是明媚灿烂的橘黄色,糖浆突然想到一句话——万象美好,水波温柔——期间有清风不断拂送卷走热气,街道的高大树木被吹得千叶发响,他拖着行李箱走在其中,恍惚间有种错觉自己正卧海听涛声,让他舒服得心情也晴朗。这不是他第一次去与山家,一路上都驾轻就熟,只是越接近目的地,他越是近乡情怯,紧张又忐忑,毕竟这次和以往都不同,糖浆未曾事先和与山打过招呼便来了,算是突然袭击,虽然他个人觉得这算是小惊喜,但也担心是否恋人会生出恼怒之意。而答...

-山糖《照亮孤岛计划》

-禁止截图别处发或上升正主入戏太深
-写TJ有情绪病症是因他真有,可考古

-
是在两人谈恋爱超过半年以后与山才逐渐发现,原来糖浆真实的性格并不像在屏幕前供观众参观的那般热情开朗又能言善辩,他是内向且喜静的,甚至在生活中的他根本就不喜欢对话或交流。不了解糖浆的人总会在初次接触时觉得这么温柔又儒雅的男生定是浸沐在爱意里长大的,可只有靠近并走进他的不设防距离里,你才能知道,他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个不食人间烟火又高不可攀的绅士,他至今仍挣扎于泥塘里被漫天黑泥绞杀、他是不开心的、他是脆弱且痛苦的、他不是能普照众生的灿烂金乌,他只是一颗引燃自己才能发出微弱光芒的小小星粒,稍用劲,便会熄灭掉,但他愿意为了哄人欢喜而被...

© 昭梦棠花 | Powered by LOFTER